​(二)自由中國

2.jpg

其實《自由中國》在創立之初,與時任總統的蔣中正關係相當良好。

只是隨著韓戰的爆發,以蔣中正為主的強人政治開始成形,黨內自由派人士對於蔣中正的極權表示不滿,紛紛離開權力核心。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《自由中國》從批判共產主義,轉為檢討臺灣內部問題、批評政策弊病,和執政當局關係逐漸惡化。

 

《自由中國》除了批評蔣政府一黨獨大、反對蔣介石尋求總統三連任,更認為臺灣必須出現反對黨,才能對執政黨給予適度的監督制衡:「民主政治是今天的普遍要求,但沒有健全的政黨政治就不會有健全的民主,沒有強大的反對黨也不會有健全的政黨政治。」

 

為此,雷震開始多方奔走,試圖結合各方勢力籌組「中國民主黨」。想當然,這樣的行為觸怒了國民黨當局;1960年9月4日,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藉《自由中國》第二十三卷第五期殷海光的社論〈大江東流擋不住〉,以涉嫌叛亂的罪名將雷震等人逮捕,《自由中國》因此停刊。

 

殷海光曾向臺大校長錢思亮承諾,任教期間不參與政治活動,以及自認本身個性不適合參與政治(說話嗆、不給人面子、又輕信他人),並沒有加入「中國民主黨」,因而幸免於難。不過,殷海光可不覺得慶幸──事實上,一得知消息,他便忙著和另一位主筆夏道平,一同協助雷震的夫人開記者會、發表聲明,並撰寫文章投稿至各報刊,試圖營救雷震出獄。

 

國民黨列舉出諸多《自由中國》上刊載的文章作為雷震「涉嫌叛亂」的證據,殷海光於是聯合《自由中國》的主筆與編輯們,起草共同聲明,要承擔起撰寫文章的罪責。不僅如此,更將國民黨提到的那些文章集結成冊,發送給民眾,要大眾來評評理,看看這些文章是否真的「涉嫌叛亂」!不過,想當然爾,這樣的輿論壓力對蔣中正和國民黨來說根本不痛不癢,雷震最後依然坐了十年牢,《自由中國》也再不復見。

 

反而,殷海光從此登上了國民黨的黑名單,警備總司令部不僅加派特務跟蹤、監視,用盡各種手段試圖陷害,後來更是逼迫他離開任教的臺大,將其軟禁在自家之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