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三)除三害計畫

3.jpg

1961年,警備總司令部策劃了一套除去殷海光的計畫。

他們找上了退役軍人李英濤扮演殷海光的崇拜者,並策動殷海光的學生邀請殷海光演講,藉此機會讓李英濤和殷海光搭上話。談話中,李英濤講了不少對臺灣現況與蔣中正不滿的話,殷海光和他越談越投機,最後甚至把自己的住址告訴對方,邀請他來訪。就這樣,殷海光上鉤了,李英濤與殷海光往來越來越密切。

1962年2月20日,李英濤弄了一份《為「國家」除三害理由書》給殷海光,並要殷海光作「指導」。這是一份刺殺計畫書,所謂的「三害」,指的是總統蔣中正、副總統陳誠與蔣經國三人。只要殷海光協助修改計畫,或是答應參與其中,那殷海光「涉嫌叛亂」、「謀害國家元首」的罪證就有了,剛好可和雷震送作堆。

 

幸好,就算認定了這三人是自由民主的毒瘤,這樣的大事殷海光也不敢輕易答應,說要考慮一下,便打發走了李英濤。正好殷海光的好友胡虛一來訪,便把事情全數告訴他。胡虛一一看這計畫書就覺得有問題,計畫書上放了一張李英濤的精美照片,身上的西服和皮鞋比現任公職人員還要高級,一個退役失業的人哪來這麼多錢購置這些裝扮,還印這麼精美的大照片?兩人討論之後,決定下次等李英濤來訪,讓殷海光介紹他去見胡虛一,給胡虛一好好「鑑定」一番。

果然,兩人一談,胡虛一便認定李英濤是被收買的打手,殷海光因而決定逐漸疏遠李英濤。李英濤發覺殷海光的變化,連忙加快了計畫的節奏。

1962年2月底,李英濤帶著一份部分留空的《公告國人遺書》來到殷海光家,說他馬上就要去執行「除三害計畫」,並決意在行刺後自殺,請殷海光協助修改遺書內容。殷海光這次明確感受到特務機關正在陷害他,便要李英濤離開,並叫他把遺書帶走,但李英濤不肯放棄,人雖然走了,卻硬是把這份遺書留了下來。

 

看著這份棘手的遺書,殷海光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再找胡虛一商量,於是寫了一封限時專送快信過去,約他在七堵火車站見面。胡虛一後來發表的回憶錄《我的牢獄之災》對這次的會面有詳細的記載:

「……殷非常細心,還帶了一副在家做工時常戴的線手套來,拿《公告國人遺書》時,都戴上手套,以免留下指紋在它的上面,他也要我戴上手套去翻閱它,我當時還笑他,要是早像戴手套看《遺書》這樣細心,何致會讓這個莫明來歷的無業退役軍人,常闖家門?

「當我翻閱李擬《遺書》到宣布所謂「三害」之老蔣、陳誠、小蔣的『禍國罪狀』一項時,發現這一項目,他全空著,未寫一字。我便詫異問殷:『李為何寫到這兒全留著空?是不是他留空下來,想請你殷教授,代他替「除三害」編織罪狀,填寫進去呢?』殷聽後哈哈大笑說:『李的意思,當然是這樣呀!』

「《遺書》中又有一項李的要求,是『要老蔣等3人立即釋放張學良、孫立人和雷震3人』。但在此3人的名下,亦各留有很多空白處,也是留請殷教授代他想想3人對國家功勞事跡,填寫進去,由李送請殷幫忙他補充其『遺書』,完全是利用李君作釣魚餌,要來釣他咬魚餌好上鈎了。」

兩人緊急商討過後,殷海光依照胡虛一的指示將原件退還,並警告了李英濤。誰知道這時李英濤一反向來尊敬的態度,開始出言不遜起來,氣沖沖地走了。從那以後,李英濤就沒再去過殷海光家。

警備總司令部沒能陷害殷海光,便遷怒胡虛一。1963年4月4日晚,胡虛一被特務以「涉嫌叛亂」的罪名逮捕,之後一關就是七年。胡虛一在獄中受盡折磨,甚至被弄瞎了一隻眼睛。

眼看拯救了自己的友人深陷冤獄,殷海光悔恨自己的思慮不周。之後的他,無論是談話還是書信往來,都小心警慎許多,甚至在提及曾幫助過他的人時,為了避免對方被特務找上,都會以XXX來代替。

 

然而,這件事只是殷海光被國家機器折磨,苦難的開端而已。